【香港】星火燎原:書店作為思想的傳播樞紐——序言書室 李達寧

序言書室於二〇〇七年開業,那是個跟現在好不一樣的時代。我們幾個合夥人開店前到處拜會書業的前輩,大家對書店的前景都不樂觀。大家都說香港閱讀人口少,租金昂貴,人文學術風氣不張,難以養活學術文化面向的書店。我們幾個初生之犢,也懷著燃燒青春的準備,用幾年時間給自己一個機會,實踐那羞於啟齒,關於人文學術的夢。不意書店艱苦經營十二年,當下最大的難關不是營運,而是始料不及的政治危機。下面就來回顧一下這段從天真的自由社會,走向現實的極權的歷程。

序言書室 照片
序言書室 照片

閱讀全文〈【香港】星火燎原:書店作為思想的傳播樞紐——序言書室 李達寧〉

【社區經營】富德精神,書店的公共性——香港獨立書店工作者的自白

香港二〇一九年區議會選舉*非建制派席數大增,於四百五十二個直選議席中取得三百八十五個,即超過八成半,升幅五十七%。相信是去年經歷反送中運動,令港人變得更投入公民參與及政治抗爭,令投票率創新高,最終讓我們重奪地區議會主權,現在十八區中有十七區由民主派主導,實在是史無前例。

由策展人(或藝術家)變成區議員的有三位,工作地點由書店變成區議會的只有我一位。區議員的工作已開展快要半年,回想起來,我在艺鵠書店工作的五年時光,像是一直提升我進入議會的能量值——習慣同時處理不同類型的工作、工作時遇上很多有趣的人或成協作單位、善用資源分配給有需要的人、體現「文化能豐富生活」此價值。近日花最多時間的不外乎每星期開區議會會議、「見人」、規劃社區事務及處理個案等。「見人」花上最多時間,對象可能是社區人士、城市規劃者、政府官員、社福機構代表、傳媒朋友或各界專業人士等等,這些會面不時為我帶來思想衝擊,也挺意想不到的。以下我會以三個方向去概括作為議員與艺鵠管理者之間的共通性。

閱讀全文〈【社區經營】富德精神,書店的公共性——香港獨立書店工作者的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