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店前,思考書店在現代社會的定位

受訪/張文彬(曬書店負責人)

Q:台灣書店發展近來備受媒體與大眾的關注,經營型態也不同於早期成立的書店,我們去年實際拜訪了許多書店,想請你談對這些書店的觀察。

A:確實有些小書店的經營方式與成果令人印象深刻,比如,承接淡水「有河book」的「無論如河」書店,幾位女性伙伴發揮自身醫護背景的優勢,發展出心靈與身體主題特色的活動;每週三的書店台語日,要求當日所有進門者儘量以台語交談,從日常對話重新思考台灣社會發展的過程中,母語使用率嚴重下滑的問題,別出心裁;而位於美濃的「柚仔林合和學堂書店」,經營方式跳脫既定印象,不限於當地的客家文化脈絡,推動各類型文學讀書會,甚至是在較保守的當地挑動社會議題的討論,企圖帶動公民思辨的風氣。

思考書店在現代社會的定位

在活動形式方面,書店也從新書發表會、讀書會的室內活動跨足到戶外,我們可以觀察到各地書店參與愈來愈多的主題市集與文學走讀等活動,民眾因此也透過不同以往的途徑來認識書店。不過,就像前面提到的,活動能否直接帶動營收並不穩定,小書店能否長期負擔活動的辦理,終究要考量書店的經營方針與人力配置。

此外,除了個人開小規模經營的書店,近來也有企業集團投入實體書店,或是書店與企業一起合作的案例也時有所聞,後續發展都值得關注。另外,有一種模式是承接政府公共空間再利用計畫開的書店,這類書店雖能進駐條件相當不錯的營業空間與地點,但相對卻須負擔營運空間,乃至周邊戶外區域的維護管理,因而衍生額外的經營成本,持續營運與中途打退堂鼓的案例都有,成效如何有待觀察。

Q:面對台灣實體出版產業現況,賣書對於書店整體利潤的貢獻有限,因此可見許多新穎的書店經營型態的嘗試,但偶爾會發現溝通失焦的狀況,書與讀者的距離變得遙遠了⋯⋯我們到底該怎麼做呢?

A:確實,這幾年常見非常有趣的主題式書店,有著顯著的經營理念與特色。但也常見書店由於營收考量,往往不只有賣書,經營品項可能還有飲料、餐點、小物等,也就是所謂的複合式經營。其實書店複合式經營的平衡點拿捏並不容易,稍有不慎就出現非書的品項喧賓奪主,或是本末倒置的問題。好不容易投注自身心血想經營一家書店,卻被民眾認為是餐廳、酒館或咖啡店,而不是書店,其實非常可惜。我自己的原則是,應該適切詮釋與掌握「書」這個媒材或載體的核心價值與其在人類社會演變的歷程脈絡,由此出發進而思考做為書的承載集合空間的「書店」,應該具備哪些基本元素與特質,再發揮創意與時俱進,求取生存並持續能在社會占有一席之地。理想上,書店的理念與營收都應通過「書」的核心價值的創新轉化、應用與加值來達成,才能避免你提到的書店與「書」的讀者距離愈來愈遠、溝通失焦的問題。

Q:非都會區的書店又該如何經營?我們又該如何看待書店被賦予的「地方微型文化中心」這定位呢?

A:書店做為「地方微型文化中心」,這定位有值得推動的意義,特別在藝文資源較為匱乏的小鄉鎮,書店的文化功能與影響力更顯得重要。但這不是說非都會區的書店都要如此自我定位,畢竟經營者的理念、專長、資源等各不相同,所在的區位條件也不一樣。何況書店若要扮演好地方微型文化中心的角色,幾乎就是要經常舉辦讀書會、講座、電影播映、音樂會或社區相關議題等活動,這些活動固然能活絡地方,但未必能直接提升書店營收。因此,位在鄉鎮社區又有文化使命感的書店,最主要的挑戰與努力方向應該就是如何讓自己在地方文化的努力成果得到公部門更多元的支持,以及民間社會資源的肯認,同時發展友善便利的機制促進喜好藝文活動的民眾以具體的購書行動支持書店。

Q:書店經營從來不如外界想像的浪漫。身為書店經營者,你會如何建議有意投入實體書店產業的新血?

A:對於有意開書店的新人來說,初期的營運基礎與經驗都仍薄弱,這階段主動連結爭取外部資源有其必要,不論是中央或地方政府各部門的補助,或者與學校、企業、民間團體的合作方案等,都可循各種管道爭取支持。文化部的「推動實體書店發展補助作業要點」有「籌設中或實際營運未滿三年之實體書店之創設及營運計畫」的申請項目,對於新成立的書店是一大援助,但長期而言,政府補助終究不是書店營收與生存的主要支撐,開書店前仍應有所評估,恐怕不能過度浪漫,只憑一時的興趣。

開店前,盤點自己的核心能耐與決心,找出書店獨有的「X」

我自己有個評估心得,也許想開書店的人都應該具備至少一個很強大的「X」,這個「X」可以是實質具體的,比如充裕的資金、自有的店面空間、與書業或開店有關的專業能力或人際產業網絡等;如果這些都沒有,那這個「X」也許就是巨大的熱情、強烈的決心、不做會抱憾終生的意志等,這些「X」因人而異,具備愈多當然愈好,但至少要具備一樣,給自己一個支撐的力量。否則以目前的處境,新開一家書店真的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興趣可能通不過營運繁瑣的考驗,理想也可能禁不起財務虧損的打擊,路險慎入。

本文節錄自張文彬〈台灣書店觀察:思考書店在現代社會的定位〉,《Indie Reader》,no.3 留住一切親愛的,2020.6

書店內容力

或者如此閱讀──或者書店的五感閱讀

一場日本的旅行,意外地讓鴻梅文化創辦人陳添順萌生創立書店的念頭,或者書店的成立希望能夠為新竹帶來新的文化氣息,目標是成為能夠讓在地人感到驕傲的書店。
在集團規模的經營下,店長李芮君(Ivy)與內容平台編集長朱培綺(Peggy)觀察到新竹人特有的習性與生活模式,有別於其他書店,或者書店以「五感閱讀」作為經營的核心,打入新竹人的生活與文化之中,集團更發展出「分散式美術館」的概念,將更多的文化據點,入駐新竹,打造一系列的書店養成計劃。

河邊的溫柔力量──無論如河的韌性

詩人隱匿寫了一首詩:「接下有河book書店,接下所有的藏書與河貓,接下一扇眺望觀音山與淡水河的風景,這四位懷抱理想的熱血護理師,以及編號超過二位數的書店女工們,他們好像從河的終點出發,開始了另一片汪洋。無論如河,要開書店。」
隱匿的詩道出了無論如河書店與眾不同的背景。書店結合「居家護理所」,四位熱血護理師要用這個場域,實驗居家護理的各種可能性。書店成為了支撐她們非營利服務理念最重要的一環。

閱讀的漫移──南國青鳥的活化力 企劃力

開在孫立人將軍紀念館裡的南國青鳥書店,做的不只是風格化書店的經營,如何與歷史、建築、空間對話和互動,將說故事的人和聽故事的人聯繫起來,是南國青鳥書店的目標。因此他們透過與外部的合作連結,舉辦各種活動,把人帶進這棟歷史建物中。
店長薛羽彤從活動主題的發想與規劃、宣傳策略的擬定和排程,到合作溝通的技巧,詳細分享了青鳥辦活動的內容實力。在書店工作,不單單只是賣書而已,更要具備完整的企劃能力。

書與文化的「生命史」選書哲學──曬書店選書力

每家獨立書店的店主都有獨到的選書哲學,曾擔任記者的張文彬,因喜好文化研究而攻讀文化資產管理研究所,日後,他也將文化研究的想法運用到書店選書。他認為「文化」是一個有機體,在時代的脈絡中發展演化,如生命般經歷生、老、病、死,甚至再生的循環,他以「文化生命史」的觀點為曬書店選書,也讓書店具有獨特的深厚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