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的地方連結

老村新力量──社區裡的大家書房

獨立書店是一種很好的介面,讓在地人聚集交融,也吸引外地人靠近。
因為拍攝紀錄片而接觸到忠義眷村的奚浩,發現忠義村是一個很特別的村子。這座老眷村,除了外省族群外,近年移入了大量的原住民族群和新住民成員。這個村子是移動者的故鄉,蘊藏豐厚的生命故事,激盪不同的文化融合。
奚浩以社區工作的型態經營大家書房,凝聚社區居民,也連結外部資源進入忠義村。在此,書店不只是純粹買書、閱讀的地方,也是尋找問題解答、認識地方的場所。在二〇一九年,奚浩將大家書房移交給村子裡的團隊經營,「村籽」正在書房裡萌芽。

移工。海洋。蘇格澳底。──獨立書店的社會潛行精神

貓哥(林群)曾在清華大學有過十幾年的書店經驗。二〇一九年,他開著書車送書到偏鄉,車開到了澳底,他決定就此定居下來,因為他發現澳底有他最關心的兩個元素,移工與海洋。
蘇格澳底海洋書苑像是一間移工服務站,貓哥在短時間內融入了移工的生活,書店內擺了各種東南亞國家的書籍,這裡成了移工們可以免費借閱書籍與索取物資的地方。而澳底也實現了貓哥實踐海洋環境教育及關注移工議題的所在。

旅人在故鄉──宜蘭旅人書店的文藝復興行動

隨著雪山隧道開通,宜蘭每年快速地變化著,這讓離鄉的遊子們對家鄉心生焦慮。林世傑正是其中之一。他帶著這份焦慮與對家鄉的認同回到宜蘭,在觀察到觀光發展對宜蘭造成的衝擊後,決定結合自己過去旅遊雜誌編輯的專業,開一間蘊藏「文化工作室」基因的書店。
在旅人書店裡,閱讀不是傳統的紙本知識汲取,知識透過書店的轉譯,變成選書的方向、活動的呈現,在地方上的書店其實更像是間「文化的雜貨店」。

繫住地方的書店──繫。本屋的在地經營

徐孝晴和彭巧如都是所謂的「北客」,他們因為想了解自己家族的客家族群遷徙史,於是專攻研究族群文化。在北部工作一段時間後,他們搬回屏東居住,對他們來說,返回屏東是重回自己的家鄉生活,而開書店是選擇生活的方式。
他們摸索著如何開一家有「在地味」的書店,運用田野調查的能力,將他們經驗到的生活、接觸過的人與文化,轉變為書、飲食與故事,吸引著人們走進「本屋」。

書店內容力

或者如此閱讀──或者書店的五感閱讀

一場日本的旅行,意外地讓鴻梅文化創辦人陳添順萌生創立書店的念頭,或者書店的成立希望能夠為新竹帶來新的文化氣息,目標是成為能夠讓在地人感到驕傲的書店。
在集團規模的經營下,店長李芮君(Ivy)與內容平台編集長朱培綺(Peggy)觀察到新竹人特有的習性與生活模式,有別於其他書店,或者書店以「五感閱讀」作為經營的核心,打入新竹人的生活與文化之中,集團更發展出「分散式美術館」的概念,將更多的文化據點,入駐新竹,打造一系列的書店養成計劃。

河邊的溫柔力量──無論如河的韌性

詩人隱匿寫了一首詩:「接下有河book書店,接下所有的藏書與河貓,接下一扇眺望觀音山與淡水河的風景,這四位懷抱理想的熱血護理師,以及編號超過二位數的書店女工們,他們好像從河的終點出發,開始了另一片汪洋。無論如河,要開書店。」
隱匿的詩道出了無論如河書店與眾不同的背景。書店結合「居家護理所」,四位熱血護理師要用這個場域,實驗居家護理的各種可能性。書店成為了支撐她們非營利服務理念最重要的一環。

閱讀的漫移──南國青鳥的活化力 企劃力

開在孫立人將軍紀念館裡的南國青鳥書店,做的不只是風格化書店的經營,如何與歷史、建築、空間對話和互動,將說故事的人和聽故事的人聯繫起來,是南國青鳥書店的目標。因此他們透過與外部的合作連結,舉辦各種活動,把人帶進這棟歷史建物中。
店長薛羽彤從活動主題的發想與規劃、宣傳策略的擬定和排程,到合作溝通的技巧,詳細分享了青鳥辦活動的內容實力。在書店工作,不單單只是賣書而已,更要具備完整的企劃能力。

書與文化的「生命史」選書哲學──曬書店選書力

每家獨立書店的店主都有獨到的選書哲學,曾擔任記者的張文彬,因喜好文化研究而攻讀文化資產管理研究所,日後,他也將文化研究的想法運用到書店選書。他認為「文化」是一個有機體,在時代的脈絡中發展演化,如生命般經歷生、老、病、死,甚至再生的循環,他以「文化生命史」的觀點為曬書店選書,也讓書店具有獨特的深厚度。

青年想法

生活在此方──梓書房的二手書世界

曾淯慈和蔡佳真從大學畢業就待在二手書店工作,她們熱愛看書,更喜愛舊書,就連研究所的畢業論文都是研究二手書店,而這也成為她們開一間二手書店的起因。
二手書夾藏著書主人的痕跡與回憶,淯慈與佳真生活在二手書堆裡,翻閱著每本書收藏的時空故事。在她們建構出來的二手書世界中,書搭起人與人之間的緣分,也用自己獨特的「二手再生術」,試圖幫舊書找到新面貌。

家鄉絲念──紅絲線的家鄉與文學牽連

原先在台北遊戲公司擔任故事企劃的林虹汝,在日本三一一強震後,意識到生命無常,下定決心追尋期盼已久的想法,回到家鄉彰化,開立紅絲線書店,以書店為據點,用書與文學,重新認識彰化這塊台灣文學寶地。
紅絲線書店就像一個容器,每一位來這裡的讀者,都能在這裡感受自己與文學的牽連,獨特而幽微,紅絲線書店的樣貌,隨著客人而日漸變化,正是書店與人最珍貴的交流。

老書局的嬗遞──仁偉書局的文化記憶轉型

仁偉書局是嘉義的老字號書局,經歷將近四十個年頭。傳統書局曾是台灣重要的文化據點,它有特殊的經營定位,是各地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文化場域,更是小朋友與學生的「百貨公司」。
年輕的羅怡芬是書局的二代接班人,仁偉書局不只陪伴她長大,也陪伴了無數嘉義人成長,更是父母親打拼多年的心血。她要如何結合老書局的精神與新的經營策略?如何與父母親磨合出最適合的合作模式?怡芬正在摸索現代版的嘉義「仁偉書局」。

青年掀海風──掀冊店的苑裡書活經驗

二〇一二年的苑裡反風車運動,讓一群關注環境議題的新血注入苗栗苑裡,劉育育、林秀芃與其他夥伴,在這場社運中發現,苑裡不只存在環境及城鄉資源的問題,也缺少一個能夠照顧在地、解決問題的團體與空間。社運過後,她們繼續留在苑裡,打造一間能夠讓人認識苑裡的「掀冊店」,藉此空間串連各界資源,並且孕生出「教芋部」計畫,改善教學資源不足以及農民作物行銷的問題,在苑裡掀起一陣良善的循環變化。

從書店看台灣 歷史系列

地下啟蒙年代──唐山書店的地下紀事

七、八〇年代是台灣在國際社會上最飄渺無根的時候,無法加入世界版權公約的台灣,竟意外讓翻版書成為了當時滋養台灣的重要養分。在國內外局勢動蕩的年代,陳隆昊在台灣大學旁開了至今近四十年的唐山書店。

回望過去四十年,陳隆昊從出版及書店業的角度重新詮釋戒嚴時期的台灣及當時重要的歷史事件。中美斷交、越戰讓台灣的書業蓬勃發展,解嚴尾聲和警總之間的護書角力,都成為了市井中的「書店歷史學」。

學運的迴響──東海書苑的時代故事

一九八八年的一場農民抗議事件,讓廖英良開始思考社會運動,事件中他開始接觸黨外運動的事物,發現社會大眾需要更多樣的知識與觀點,後來他投入地下電台的工作,每天冒著被警察抄台的風險,仍堅定要成為知識的傳遞者,這也正是東海書苑誕生的原因。
經歷幾次的搬遷,東海書苑正式在二〇一九年歇業,改由他所經營的另一家書店──邊譜書店,延續作為知識傳遞的基地。儘管實體書店業面臨著經營困境,廖英良認為,實體書店仍必須存在,因為它創造人與書本直接碰觸的機會,這是網路書店難以做到的事情。書店的存在,本身就是社會運動的一環。

河邊的時代倒映──藝文激盪下的詩意書店

解嚴後的台灣經歷了一波波風起雲湧的社會運動,群起激憤的改革聲浪在社會中、校園裡躁動著。詹正德搭上這波躁動的尾聲,他滿腔熱血,但校園運動卻已逐漸冷卻。他轉而投入電影的世界,那是台灣新電影光耀綻放,用創作改變台灣和世界的理想時期。
隨著歷練增長,詹正德從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地下室手記》中,找到了和這個社會共處的方法。他和社會保持距離,卻不全然封閉,他暗中觀察找到和這個社會溝通的方式,而在淡水的「有河book」,就成了最好的生活實踐。
有河book後來因故歇業,原址轉手給無論如河書店經營。詹正德則在二〇二〇年於北投唭哩岸附近以「有河書店」之名重啟書店。

島嶼呼喚──島呼冊店的青年聲響

二〇一四年的太陽花學運,再次激起台灣人關注政治與學運的意識,這場學運不只影響了台北活動現場,更激起台灣各地青年改革的浪潮,林詩涵也是其中一員,她決定以參選嘉義市長作為她企圖改變台灣政治生態的起點。
雖無如期當選,但林詩涵換另一種方式關注在地議題,她與伴侶吳敏華共同成立島呼冊店,結合友善農業豆製品和獨立書店,關注著在地人的身體與心靈。
「島呼」不只是豆腐的台語發音,更深層的含義是希望透過「島嶼呼喚」,喚起更多嘉義人、台灣人對於自身島嶼的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