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登記

people discuss about graphs and rates

【公司登記】公司登記,行號還是有限公司?

有意開書店創業,除了承租或使用自有店面第一階段要面對的房租、裝潢等問題,勢必很快要面臨另一個問題——公司登記。公司登記可自行辦理,或者開店已有預想開立發票的需求,可直接找合作的會計師/記帳士事務所辦理。

創業之初便建議完成公司登記的手續

許多人可能會認為公司登記並非必須,或者是考量未來書店每月營業額的現實層面,躊躇多時,不知如何下手。然而,開一間書店未來勢必面對許多外界的合作邀邀約,更甚者,有機會去執行私人企業、政府部門的合作企劃,或者未來可能有貸款的需求(雖然多數書店經營屬小本經營),在這環節上,公司是否有合法登記,常常會成為對方評估資格的第一要件。因此,我們十分建議在創業開店初期,便完成公司登記的手續,並審慎評估要登記為「行號」或是「有限公司」。

閱讀全文〈公司登記〉

【地方編採】《泰武》:地方刊物如何誕生 || 繫。本屋 彭巧如

繫。本屋店內照

 

位於屏東的繫。本屋已邁入第三年,由徐孝晴和彭巧如夫婦倆共同經營,最初會想要回到屏東開立獨立書店,想法很簡單,由於兩人都是做文化跟族群研究,考量公部門體系不適合自己,便萌生了開立書店的念頭。夫婦對於繫。本屋的期許,不只是販售紙本書,也希望它可以擔任一個知識交流的平台,藉由平台舉辦講座跟活動,讓文化交流在此激盪火花。

以人類學觀點編採製成的《泰武鄉刊》

經營書店時,他們也和當地不少年輕朋友共同交流,因緣際會下,承接了泰武鄉公所的鄉刊編輯設計,原先的鄉刊製作由一人工作室完成,但因工作量無暇顧及,故委託予孝晴和巧如。

閱讀全文〈【地方編採】《泰武》:地方刊物如何誕生 || 繫。本屋 彭巧如〉

【選書】為何而選,為誰而選:關於書店選書的淡薄私觀點 || 邊譜 廖英良

「你為什麼會想要開書店」邊譜書店老闆廖英良認為,在想要開獨立書店之前,都先應該問自己這個問題,有些人可能是為了議題的推廣、提升閱讀風氣、希望在地有一家書店等原因,那這些都是非得要開獨立書店才能達成的嗎?初步要件應該要先釐清自身對於開獨立書店的主因。

而選書是目前獨立書店最重要的工作項目之一,由於獨立書店普遍店面位置不大,廖英良舉例,書架的間隔距離,平均一本書是兩公分再多點,如果以6排90公分的書架去計算,約可以置放270本,那一家獨立書店至多2-3000本書,台灣每年的新書出版總量為近四萬本,所以如何挑選書籍是相當重要的課題。

閱讀全文〈【選書】為何而選,為誰而選:關於書店選書的淡薄私觀點 || 邊譜 廖英良〉

【文化】一間獨立書店之必要?

2015年,台灣尾的春成書店關上了16年的店門,嘉義的讀書人已先一步拉下鐵門。2016年底,台中闊葉林書店業已差不多收拾殆盡,闊別蹲點18年個年頭的街區。台北松林書店也著手清理門戶,畢竟書市蕭條,囤著大批書籍的空間,已不復過往的繁華。時間不等待任何人,也常沒讓書店人等到他們的期待。

根據財政部的統計數據,至2016年9月為止,實體書店從2015年底的2202家,再下滑到2166家。我們這邊說的統計是指「書籍、雜誌零售業」,也就是我們平常所看到的各種書店的總稱。店裏面會有文具、布娃、百貨等,有很多各級學校參考書的那些也都算在裏頭了。但,這並不是我們主要要談的「獨立書店」。

要討論「獨立書店」,要清楚的是究竟為何而「獨立」呢?

閱讀全文〈【文化】一間獨立書店之必要?〉

【社區經營】富德精神,書店的公共性——香港獨立書店工作者的自白

資源共享

艺鵠(ACO)表面上是一家書店,實際上於我來說她是一座連結的場所,有人稱她為鬧市中的文化綠洲或直立式藝術村,因為艺鵠同時亦管理富德樓[3]中的其他二十個單位,近年也開放其中六樓的單位作為藝廊,供獨立藝術家或策展人租用。而位於十四樓的書店也供不同文化單位及創作人租用或借用,另外一些單位則以資助形式供年輕藝術家或初成立的民間組織使用。

閱讀全文〈【社區經營】富德精神,書店的公共性——香港獨立書店工作者的自白〉

【文化】讓讀者自由交流思想正是實體書店的社區意義

季風帶書店剛開始位在台北六張犁的安居街。在二〇一九年下半年,因緣際會聽青鳥創辦人蔡瑞珊提及,想在大稻埕開一家店,希望有人一起分攤空間。當時看了大稻埕的房子,覺得非常美,一方面六張犁店經營非常辛苦,因為功能不夠多元,假如能跟志同道合的戰友一起合作,共享資源,經濟上會更有效應。

季風帶書店在二〇一九年九月搬到了大稻埕上。搬到大稻埕後,有青鳥的活動和咖啡店加持,和季風帶書店相輔相成,營業額比在六張犁上升,更重要的是賣出更多東南亞和新馬相關的書,這是我們過去一直希望達成的目標。除了書店,在台灣我們已出版了三本書籍,包括《變天之後—馬來西亞民主進程的懸念》、《冷戰光影—香港電影審查史》、《印尼模式—國家民主化二十年史》,很快的即將出版一本關於新加坡的書。 閱讀全文〈【文化】讓讀者自由交流思想正是實體書店的社區意義〉

【社區經營】積累與轉譯:書店在地方文化產業能扮演什麼角色 || 羅東 moku 旅人書店 林世傑

前身位於宜蘭舊城區的旅人書店,是在2014年由林世傑夫婦倆回鄉所開立,雖然是羅東人,但一開始選擇的地點是宜蘭西北地區的宜蘭市舊城,該處在清朝時期便開始發展河運交通,但隨著經濟和人口的遷移已逐漸沒落。林世傑提到,一開始對於開立書店的想像是希望正業以採訪、編輯、寫作為主,而開立書店既可以滿足這些條件,也可以做跟議題有關的推動,不過頭洗下去後才發覺現實跟想像完全不同。

閱讀全文〈【社區經營】積累與轉譯:書店在地方文化產業能扮演什麼角色 || 羅東 moku 旅人書店 林世傑〉

【社區經營】社區內的好厝邊,苑裡教芋部,嘛細冊店 || 苑裡 掀冊店 林秀芃

實體書業經營在整體環境日益艱辛的情況下,在這時刻要在非都市地區開書店聽起來很像是不切實際的笑話。首先,台灣鄉鎮人口外流的普遍現象,加上現代娛樂眾多,少子化使得閱讀人口縮減。然而,掀書店正是在這樣逆境中,在苗栗縣苑裡鎮開的一間書店。所以,很難想像在一個「高齡化、少子化、人口外移」的鄉鎮,書店周遭居民很多都是沒有在閱讀的長輩,怎麼開得起一家書店。

閱讀全文〈【社區經營】社區內的好厝邊,苑裡教芋部,嘛細冊店 || 苑裡 掀冊店 林秀芃〉

【數位行銷】小書店大電商探險之旅,在苗栗苑裡,一間社區書店

苗栗苑裡掀海風團隊由一群青年組成,經營包含苑裡的獨立書店「掀冊店」以及地方創生等工作。一開始使用線上媒體包含最常見的臉書、Instagram、Google店家等工具作為宣傳使用,也積極經營地方社區。而後在2019年底因緣際會下推行「苑裡教芋部」企劃,由掀海風契作當地小農所種植的友善無毒芋頭,協助通路販售及行銷,並提撥四成利潤至教育基金,讓當地高中生可以接受免費課輔,邀請地方和返鄉青年擔任課輔老師,而受課輔的學生則須在考試完後協助地方社福團體,實行志工服務,形成善的循環,此舉也在教育部競爭型計畫中得獎,而團隊在思索後便決議將該獎金作為電商平臺的建構費用,希望可以推廣更多在地好食材。

閱讀全文〈【數位行銷】小書店大電商探險之旅,在苗栗苑裡,一間社區書店〉

【韓國】書店永續發展的雙贏體系

Thanks Books 店照

文.圖/李起燮(韓國 ThanksBooks負責人)

Thanks Books
Thanks Books

概念:受人喜愛的社區書店

二〇一一年三月二十五日,以社區書店為概念的小書店在弘大正門開張了。

以自由工作者平面設計師為職業,畫畫冊維生的我,決定開書店時被許多人勸退。

小規模的書店受到網路書店與大型書店的夾擊,這時卻說要開一間社區書店,大家不外乎是露出擔心的疑慮,但是我想營運的社區書店卻是和以往型態差異很大的書店。我想開的並不是那種塞滿滿參考書、雜誌、暢銷書,以販賣為主的書店,而是想經營一間能扮演社區型「舍廊房」[1]角色的小型文化空間,為了達成這目標,一定要有明確的概念設計。書店後來開在尊重多樣性的一帶[2],我想若是能成為弘大居民喜愛的社區書店的話,就有持續推動的可能性。我個人常在大型書店瀏覽許久,卻找不到符合需求與喜好的書,對我來說,策展型書店成了解決之道。雖然網路書店有著高折扣率與快速寄送的強大競爭力,書最大的魅力不是只有閱讀的喜悅,挑選過程的樂趣也至關重要。在舒適的空間與人一起挑選好書,分享喜悅,我想這也是實體書店競爭力之一吧。我開書店並非要與大型書店及網路書店成為競爭者,而是成為附近居民喜愛的社區書店。大型書店的魅力是能容納所有書籍,網路書店是能便利實惠地買到想要的書,小型書店則可以與二者並存,附近居民能輕鬆地往來小型書店,如此一來,我們的閱讀環境才會更加健全。

一決定好概念,便著手設計細部計畫。電影要大賣,並不是主角長得帥氣就好,也需要極有特色的配角輔佐才能成功。書店亦是如此,書是主角,配角則是充滿特色設計的空間。首先,咖啡與音樂是跟書難以分捨的絕妙搭配,想像在充滿咖啡香氣的空間裡,聽著喜愛的音樂,挑選書的模樣,著實地激發了興趣。下一步則是文具,在書中讀到喜歡的段落,當下想把我的感受寫在紙質良好的筆記本上,並用好的筆記錄下來。再接下來的配角,或許會出乎大家意料,是家具與花。書桌、書架還有美麗的花,想把這些商品連同書一起販售,不外乎也是一個不錯的點子。在腦海中具體地規劃後,便著手開始進行實踐,面對眼前充滿不確定性的冒險。首先,從決定開業日開始,再依序整理工作項目。其中,最令人開心的是建立品牌,沒有主要顧客群的情況下,就無需先策劃出試行方案,這階段就能很快地解決。在品牌命名時,考量到充實本質,以及對書滿載感謝之心,取名為「ThanksBooks」。因為想展現溫暖的空間主要色調由黃色雀屏當選,識別要素由最簡單能代表書籍的黑色四方型呈現。設計一直是我擅長的事,並沒遇到什麼大問題,設計以外的事情因為不熟悉,僅憑熱情難免生疏。馬上要補齊準備上架的書量、要盡快安裝銷售系統等,意料之外的事情一直在發生,頭不禁開始痛了起來。雖然向想要進貨的出版社說明ThanksBooks的成立宗旨,由於剛開店不確定性太高,加上是社區型小書店,並沒有願意出貨。籌劃期間向我周遭的朋友說明我想要做的事情,事情也逐漸傳開了。我開始接到出版社的通知,文具通路商也聯絡我,我平時關注的家具公司竟然也可以配合出貨了。下定決心要開書店的這一個半月內,充滿許多不熟練與笨拙,感謝在五家出版社的幫助下,弘大正門的社區型書店ThanksBooks悄然地開業了。

體系:兼顧能的雙贏(Win-Win)體系

剛開始想開書店時,最擔心的事情是,小型社區書店們都是透過經銷商才能拿到書。除了與網路書店以外,出版社並不會與小型書店直接往來,這是我開了ThanksBooks才了解到的事。為了建立書店的永續發展體系,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堅持與出版社直接打交道。如果接受與經銷商往來的模式,書的進價就會疊加上經銷相關的費用,這會降低書店的收益。儘管實際執行既困難又費時,但我們仍穩定地增加有意直接往來的出版社的數量。ThanksBooks的體系是兼顧能永續發展的關係,讓雙方都能達到雙贏的原則。為了讓合作的出版社能獲得一些好處,ThanksBooks就自然而然地建立了以書為主的展覽,與出版社一起動腦後亮相的ThanksBooks展覽,是長達一整個月的時間,以別出心裁的方式介紹展書。為了這展覽,ThanksBooks的主牆與大型桌面始終都是開放的,並無固定擺放的書籍。在不寬闊的店內空間,我不得不留空相當大的區域,讓展覽能夠在這空間激盪出更多的對話。出版社可以利用ThanksBooks場地來宣傳,面對面認識讀者,每月ThanksBooks會重新佈置,對於讀者來說,每月都有不一樣的新鮮感。書籍的供應透過每月的協商,找出彼此覺得最合理的原則作業,比起遵循以往的做法,我們是與出版社是相互溝通後才共同決定。最初開業時,僅有五家出版社願意供書,書店的好名聲慢慢傳開後,六個月後,願意直接往來的出版社的數量增加至約四十家,兩年後則來到約三百家。我瞭解到與其嘗試一直增加往來出版社的數量,不如建立一個體系,出版社的書籍受到重視,也會放心地將自家的書放在ThanksBooks的體系販售,自然而然地,出版商不僅主動提出往來要求,也接受了我們的體系。

Thanks Books 店照
Thanks Books 店照

對於一家社區型書店來說,要想成為具有公共場所特色的文化空間又不偏向商業化,真是件不容易的事。自開業以來,ThanksBooks能夠發揮其作用的最大秘密即是托雙贏體系的福。在圍繞ThanksBooks所有利害關係中,雙贏即是對於雙方的最佳解法。就如同我以營運書店的立場、書店員工的立場、提供書籍的出版社、及買書顧客的立場都一樣重要。我的角色是創造一個環境,讓不同位置的人溝通交流。因此,ThanksBooks不單是賣書的地方,也是販賣服務的場所。即使客人沒有買書,ThanksBooks也提供了一個舒適閱讀書籍的環境,在不妨礙別人的前提下,即使只是來拍照就離開、帶外食飲料入場,及坐在沙發上長時間看書就離開等,都請放心享受不必介意。我認為如果有更多的人喜歡這個空間並珍惜它,那麼銷售量自然而然地會提高,結果短時間內就應證了我的想法。而且,讀者加入ThanksBooks會員的當下,馬上就能享受九折的優惠。雖然書籍的毛利很少,九折對於利潤來說是很大的損失,就以我自身消費經驗來說,就連我在大型書店裡挑書,比較折扣高低後,最終還是選擇在網路書店下訂,所以我希望ThanksBooks能夠解決這種矛盾,讀者也可以輕鬆地買書。對於與我們有業務往來的出版社而言,ThanksBooks不僅是展示書與推廣書籍的功能而已,而是有信譽的通路,這樣才能達到永續發展的目標。在銷售開拓的初期,雖然九折是一個沉重的負擔,但是有助於增加書籍銷售量。除此之外,ThanksBooks還有販售家具,這也是雙贏體系下的結果。網路線上家具公司「BYHEYDEY」在開業時沒有能向顧客展示的空間,ThanksBooks發覺到這點,向「BYHEYDEY」提出成為展示空間暨販賣處的提案。這樣不僅省下創業費用中占比不小的商品成列台費用,此外,家具銷售成為書店的收入來源之一。CD也是。儘管唱片在這時機不好賣,與其進一些人氣CD,還不如在弘大附近開一家獨立唱片行,讓附近的居民能夠。對於附近想要找尋獨立創作作品的居民,ThanksBooks則是提供了最理想的空間。

為了讓組織建立出一個堅固的系統,原則與應變能力的安排固然重要。ThanksBooks讓所有的業務都變成手冊SOP化,並共享其中的內容。如果某天有人臨時無法上班,工作不會因沒負責人停擺。,書店職員可以嘗試發想設計宣傳品,相輔相成,大家能輕鬆互補彼此的工作。此外,一件事具備專業精神是理所當然的,但願意體驗各種各樣的事情卻很難得,我相信設計師並不是長時間坐在電腦前,而是在商店裡試著販售商品並與客戶進行溝通,要抱持著我所經歷的考驗都應被視為良好學習與成長機會,重要的是牢記原則、警惕習慣性工作,並嘗試出更佳的方法。我們要做的是拋棄隱藏在身體裡陳規定型的觀念,並抱持著不嫌麻煩的心。

ThanksBooks的永續雙贏體系也與設計工作串連在一起,曾往來的出版社已開始委託我們設計書籍,甚至也有商標設計的請求。ThanksBooks展現社區書店的新概念,成為韓國書店圈的新起之秀,收到許多意想不到的合作提案,書店的規模自然而然地擴張了。我相信向社會展示自己的專才,自然會遇到需要我的人。設計師經營的書店展現出的設計強項串連起來設計業務,這不外乎是賦予ThanksBooks永續性的力量,因此我一直收到希望仿效ThanksBooks的新概念書店開設委託。

與文化體育觀光部進行合作計畫,在偏鄉地區建立圖書館,並於二〇一五年在延坪島開設了供士兵使用的「延坪圖書館」。此外,還在二〇一六年襄陽郡開設兒童讀物遊樂區「Tatti」。根據企業對書籍空間的委託,SK幸福基金會與安東市共同建立了繪本圖書館「Gurume ON」與BookCafe 「Gurume OFF」,還有Hana銀行的「Maybe Library」。

除了設計委託外,還有人提出開設新分店的請求,隨著品牌力量越強大,不斷收到來自大型購物中心的進駐請求,但是我不想讓ThanksBooks在各地開設,變成連鎖店型態。為了要讓社區擁有更豐富的文化,須建構只屬於當地特有的文化藝術。由於ThanksBooks是起源於弘大正門的一個社區書店,所以我只想在弘大周邊做一個文化藝術計畫,在新區域的書店則會以全新的概念與設計發展為原則。為了開發出新概念,我們尋求能達成協同作用的合作夥伴與永續雙贏的體系。因此,二〇一六年在江南高級選品店「Queen Mama Market 5」,與一家進口專門書店「Post Poetics」共同開設了名為「PARRK」的書店,以「自然與書籍」為概念的新書店。二〇一七年我們在貨櫃屋購物中心「Common Ground」中開設了一家名為「Index」的書店,是有販賣海報的書店。與視覺文化專門雜誌《GRAPHIC》及《文字研究所》透過實驗性質的合作,一起嘗試將書店打造成為行動時代的新媒體,其目標是長期性收集與紀錄出版與視覺文化,並超越書籍的銷售量。

文化藝術: 能一起成長的公共理念

目前ThanksBooks與Index雖是以專業化的概念,建立完善的體系與持續累積豐富的藝文底蘊,但世界上的所有事物,從未都能如此簡單而隨心所欲。陪伴日常生活的最大力量就是同僚友愛,我們為自己的工作自豪,並一起逐漸成長,我們最看重的是書店呈現的藝文底蘊,而非快速且高效率的業務處理能力。因為缺乏經驗犯點失誤,即使做事笨拙,只要不氣餒,有自信心地處理事情就好,為此只需雙方互相微笑、互相理解與關心彼此就好。即使團隊因此走得很慢,只要享受路上的風景即可。,檢視目前的銷售情況,擁有良好競爭力的大型出版社透過展覽後會有不錯的書籍銷售量,,雖然我們只是提供一個空間,因為獨立創作者的投入,書店生活變得更有趣了。這就是ThanksBooks和Index銷售的品項越來越多的原因,即使這些品項占營業額不高,但能提高品牌競爭力,並協助獨立創作者成長。

自二〇一四年以來,ThanksBooks一直致力於樹立韓國獨立書店文化,與首爾市政府共同執行《首爾市書店地圖》,並分送地圖至各鄰里方便索取,地圖介紹了各種獨立書店的魅力,並從「書店散步──首爾」的節目向市民介紹書店的散步路線。在《2019首爾遊書店 #seoulbookshops》則是擔任向市民傳達獨立書店的各樣魅力的角色。

據我經營一家獨立書店的經驗,公共性、社會成就與個人滿意度是密不可分的,在穩定的社會基礎上是有可能達到的。公共設計應該是一種投資,而不是被歸類為慈善事業。個人事業若有社會的共同利益支持,會更多元且具有永續性,雖然許多基礎設施與文化活動需要政府改善與支持,,藉此建立一個理想的社會,人們也能因公共利益的外溢效果而成長。

在距離人們願意花時間與購書來享受閱讀的社會風氣,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是我相信社會的氛圍將會被改變。如同我小時候,書籍是被視為珍貴的存在,書應該要被更重視。在一個很棒的空間中挑選一本書的樂趣,這應該能成為每天生活的力量。在繁忙的生活節奏中,人們常常迷失自我,對於自己喜愛什麼東西都不了解,閱讀能助於原本僅朝外的天線轉向內,重新了解自我。我想這就是小型獨立書店存在的意義吧。

[1] 弘大,指弘益大學,是以藝術、設計相關學系而聞名的韓國大學。弘大一帶號稱全首爾最年輕、自由的地區,更是藝術與地下文化蓬勃發展的重鎮。

[2] 在傳統韓屋裡,是接待貴客的迎賓廳暨文化藝術討論之空間,文人墨客在此談天說地的討論,亦可在此作詩飲酒。

本文原收錄在李起燮〈與社區居民一起成長的書店〉,《Indie Reader》,no.3 留住一切親愛的,2020.6

更多精彩文章: